神理摘要(十四)

神理摘要(十四)

人,討厭被人約束,卻喜歡約束人;人,很愛自由,卻很怕自由。前者,不必解釋,就能領略;後者,一舉例說明,就會明白。如:人怕迷路,也怕無路。其實,迷了路,人纔可以隨便走、自由自在地走,可是人卻怕其狀況;而人走到無路處,就彷徨,就不知所措,其實,逢到其狀況,人纔能自由自在地或跨山越嶺、或穿林涉水、或爬牆壁、踩屋頂,到無需約束其為某目的地的地方去的呀!不是嗎?這,多逍遙自在?然而,人卻會逢其狀況而恐懼、煩惱、茫然。人,旣然討厭被人約束,那麼,為甚麼還喜歡約束人?被約束的對方,豈非也是和他一樣地討厭人約束之人?又,人旣然愛自由,卻又為甚麼會怕只有自由地去發揮自己的力量做,纔能解決事情的場合、狀況呢?為甚麼?此乃人之心其一大矛盾現象。而這種矛盾,看起來,乃是永遠不會融洽的,連要使它相妥協,卻也幾乎不可能。然而,人,卻即是人,卻是僅一種生命個體,並非兩種相異的生命個體所湊合成。於是,無論如何,非把其心的這種一大矛盾現象,使它統一起來不可,靠自己自身的力量。因為,人人都如此,所以,人人都必須忙於做這件事,在這種狀況下,誰還會有暇替別人做這件事呢?那麼,人要自己自身去處理此事,則欲得如何結果?因討厭被人約束,所以,就自己也不去約束人,或旣然喜歡約束人,則自己也就甘願長被人家約束;這兩者之中,究竟要以那一個來做所選出的結果?若要自己所存在的環境安定,若要自己自身的安全得以保障,則當然非選後者不可罷?如果大宇宙最高級生命個體的人不受約束,則其他生命個體,就不便於被約束了?那麼,地球亂轉,太陽亂衝到地球旁來,人要如何地去活呢?所以,選後者,乃是當然之事啦!這,就是大宇宙所以成大宇宙其「秩序」。至於有關:人很愛自由,卻很怕自由呢?很愛自由,就迷路或無路可走時最樂,恨不得常逢這種狀況,或把其自由約束在:雖說路是人踩出來的,可是,一般人還是有路可走纔走,迷路或無路可走,則還是受能找出路、找出另一條路的方法、措施其約束,而找路,使自己好到達目的地,這樣,纔樂;這兩者之中,又要以那一個做所選出的結果呢?同樣地,若要自身的安全得以保障,且若要自己能如期到達得了目的地,則還是選後者纔妥當罷?如此一來,不也就和討厭被人約束,卻喜歡約束人那一項所選出的結果,不謀而合在「秩序」的範疇?而能如此地貫通這兩項在「秩序」之下,則知其具「普徧性」啦!於是,要把具矛盾、不合理即不能安穩、不能安祥現象的人的心的狀況處理妥、治理好其方法的具體內容,就必須以「秩序」與貫通「秩序」的「普徧性」兩者,即「秩序」與「普徧性」兩者,來做其骨幹與大綱了。備此骨幹與大綱,而能治理人心存有矛盾、不合理現象之狀況,使人心得以安祥,以使人之心境進步、人之魂域提升的方法其一切具體內容,謂之「神理」。

恭錄神理摘要(1)-(458)之(14)

蔡肇祺

蔡肇祺(1933年 — 2018年),臺灣省臺南縣人,是著名詩人,亦爲太極拳宗師。四十歲踏入心國後,創立中國意識科學研究會,而盡其一生,爲闡揚神理、救人心魂,不遺餘力。著有單行本四十一本,並發行光華雜誌歷時四十二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