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理摘要(十六)

神理摘要(十六)

現象界人的肉身,誰都知道,它只是供人使用一趟人生而已。這件事,誰都曉得,沒甚麼稀奇,平凡至極。然而,卻有很多人,把這個肉身,和其不生不滅地永恆存在着的自己,一體化了。於是,就建立了有生之年的自己纔是自己,死了,則一了百了的觀念,而執着其肉身,而以為只用其五官感知得到的一切,纔真實,纔可貴。因而就把自己這個人,糟蹋、墮落成極端地自私之人。這種人,和他以外之任何人的關係,都建立在名利權勢範圍的利與害之上。只要有利,則他甚麼手段都取;只要有害,則他甚麼事都不管。這種人,無論是他給人家的自以為的愛,或他要接受的人家所給的愛,其愛,都一定僅限定在名利權勢的範圍。而他,即使在信宗教、在禮佛、拜神,卻也必定有所求,而其求,又必定以其名利權勢上的有所獲益為原則。總而言之,這種人,其一生的一切,都只為了其肉身的一己的好受;而這,當然也包括了他那自以為的在愛他以外的人。然而,奇怪的是:這種人,卻也會說到「良心」,也會談及「道德」,這,真的使人費解!試想:一個很重名利權勢之人,有誰會以為他是一個有「良心」、「道德」之人呢?很重名利權勢之人,豈非等是「唯利是圖」之人、很「勢利眼」之人?那麼,這種人的「良心」與「道德」,又是甚麼呢?所謂「德高望重」,這,誰會去想做等於「很重名利權勢」呢?然而,這種人,卻確確實實,會把名利權勢場中的佼佼者,當做德高望重之人!唉!人的「良心」與「道德」,怎麼會是屬於人的「肉身」與「五官」的東西?它,可不是形而上的存在?它,豈非比「肉身」與「五官」,更高次元的存在呢?因此,一個人,當他真的在把「良心」與「道德」當做一回事了,則他就絕對不會注重名利權勢纔正確。於是,當一個人,真的要使他的心境進步、魂域提升,則他必定會開始澹泊於名利權勢, 否則,他就是在自欺欺人啦!

恭錄神理摘要(1)-(458)之(16)

蔡肇祺

蔡肇祺(1933年 — 2018年),臺灣省臺南縣人,是著名詩人,亦爲太極拳宗師。四十歲踏入心國後,創立中國意識科學研究會,而盡其一生,爲闡揚神理、救人心魂,不遺餘力。著有單行本四十一本,並發行光華雜誌歷時四十二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