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所認識的太極拳

中國意識科學研究會 / 我所認識的太極拳

我所認識的太極拳

我所認識的太極拳
  • 作者:蔡肇祺
  • 發行所:中國意識科學研究會
  • 出版日期:初版1992/7/7,再版1994/3/14,三版2003/1/24,四版2008/9/12,五版2015/4/9。

  相信,乃是一個人其自身的切實體驗;這,纔是眞正的相信。然而,人却很希望人家相信他的話、他的人,而人家一不相信,就會很不高興甚至惱怒。肇祺踏進了心的世界十八年餘來,所說、所寫等所表現的,從來,沒呌人家相信它過。此乃由於肇祺深知:相信此事,除非其人自身有了切實體驗外,必都攙有或多或少的懷疑於其中所致。於是,要人家相信他所未曾切實體驗過的東西,那都枉然。說得庸俗一點,即:人家相信,肇祺也不會更好,人家不相信,肇祺也不會更壞,因肇祺與世無爭、澹泊於名利權勢,人家相信與否,是人家之事,但,不相信,則到頭來,吃虧的,却還是人家那方,絕非肇祺這個人。而這,又因肇祺所說、所寫等所表現出的,皆必爲絕對有用、有益於人人之故。
  於拙著第一本單行本的序中,肇祺就這麼發過了重誓:「本書中所寫的,若有半點虛假,在諸大如來明鑒之下,我願受天誅地滅!」。當時,肇祺的心境,只臻於無執的分明界人即佛教所說的「如來」其人的心境罷了,所以,發的重誓,纔說「在諸大如來明鑒之下」。但,於公元一九七九年一月十三日三時十八分,肇祺恢復了本來面目空靈,且十八年來,由於處身在人心日見墮落的社會之中,以至使肇祺要人家相信之熱情,亦隨着成灰,而覺得:當年發該重誓於拙著序中的自己,實在太幼稚啦!看到肇祺寫的、說的等肇祺所表現出的,會不以爲眞有其事,那只是其人之心,已沈淪於名利權勢甚至惡之中罷了,這,與肇祺何干?也因此,十七年來,拙著纔都不煩各書店代售,而只在肇祺辦的光華雜誌社售了。因爲,肇祺只待有緣人!
  太極拳,由於肇祺鍊到了會發凌空勁後不到一年半,就踏進了心的世界、活在心的世界而具神通故,有的人,就誤爲:肇祺的太極凌空勁,是屬神通而非屬太極拳。其實,那是不知實情之人的亂猜,這,看了本書,就會明白:肇祺的凌空勁,乃確確實實是太極凌空勁,而非神通的。因爲,肇祺所具神通,絕非太極凌空勁,所能望其項背者。這,又絕非看輕太極拳之說,而是事實爲如此罷了。
  熱愛太極拳三十九年,而只因不愛名、不愛利、不愛權、不愛勢故,近二十餘年來,肇祺纔都沒和臺灣的國術界人士接觸。而對太極拳界,則雖於十年前接過同門的一封信,要肇祺露一下功夫,但,肇祺却也置之不理過來了。這,又只一個原因:要露功夫,就要教人,這樣,纔合情、合理;但,踏進心的世界後的肇祺,却把時間都花在救人心、魂故,空不出時間,來教太極拳。然而,太極拳,却是從張三丰祖師起,一代一代傳到肇祺身上的,無論怎麼說,肇祺也不能忘恩負義地就此作罷,於是,就寫了這本書。而此乃由於:只要跟鄭曼青先生的門下,學會鄭曼青先生所簡化的簡易太極拳,則任何人看了這本書,即使不能鍊到大成,却也必能鍊成相當程度的緣故。但,這,却要具一個條件:其人愛太極拳,而把太極拳當做一藝、一道地追求着。
鍊太極拳而未到有勁可發之人,不要當起老師,來教人太極拳。太極拳之路,乃當人家的學生好走;因一當起老師,就很容易走在顚簸於名利權勢的路段,而如此一來,則即使會進步,却也很有限啦!肇祺的一個已故太極拳學生,曾在臺南市活躍以太極拳一時,而過世時,臺南市長還當了其治喪委員會主任委員,且於其訃聞上,還稱他做「太極名家」。這,使肇祺看得啼笑皆非!而現在,肇祺也曾教過他一段很短期間的一個他的學生,數年來,也在臺南教太極拳,而被人家敬仰着!怎麼會有這種事?此乃:當今教太極拳之人與學太極拳之人,都金錢化了所致。當年,肇祺學太極拳,沒繳過學費;而肇祺教太極拳,也從來沒收過學費!肇祺,並非在自鳴清高,肇祺,乃只在說,人與人之間,用金錢來連繫,則很容易沈淪於名利權勢,而鍊不成上乘的太極拳功夫罷了。當然,當今的太極拳界裏,也有教拳猶不收費之人,可惜的是:這種人已很少!
  這本書,明眼人一看,就曉得:若非肇祺的切身體驗,則絕對寫不出來;而其中,有關太極拳的機序與史跡,亦若非具神通,則爲絕對無法得知者。肇祺的往世,是楊露禪第十六代嫡傳嗣,而從看不到的世界,指導肇祺今生鍊太極拳到肇祺踏進心的世界不久的,即是張三丰祖師。張三丰祖師其通明界即天上界來歷,乃原爲屬專家、發明家在居住的九次元世界殊業界之人,但,由於指導了肇祺今生的太極拳故,於公元一九七四年五月十一日四時正起,就臻升爲十次元世界舒坦界之人了。舒坦界,乃佛教在說的「羅漢界」。
  現象界人即這個三次元世界的人間世人,有把事情複雜化的習慣。此乃由於其心中我執,促使其人,以爲知道得愈多,則顯得自己愈偉大之慾,所導致的結果。這,於太極拳,則明明只是太極拳,却也附會起武俠小說,而說成甚麼「武當派太極門」的太極拳了。好笑的是:數十年來風靡着的甚麼「達摩易筋經」啦!開禪宗的菩提‧達摩,乃是肇祺的往世,他,的確,曾從印度到中國少室少林寺來面壁近十年過,不錯!但他却沒創甚麼「易筋經」、「洗髓經」與被後人稱做少林拳等東西。那,一槪和菩提‧達摩無關!甚麼少林派、武當派,其實,那都是想出風頭之人搞出的名堂!太極拳,只是太極拳;而不要說「武當派」了,連「太極門」這個名詞,楊露禪第十六代嫡傳嗣,却也沒聽說過,他老人家使用的,只是「楊家」這詞句罷了。而這,又因其師陳清平先生,受了只傳同宗其約束,纔希望他這麼做的。試想:至少到楊露禪第十六代嫡傳嗣之前,連「太極門」也沒稱過的太極拳,怎麼會有過「掌門」這詞句存在呢?且又怎麼會有「掌門」其人存在?太極拳,至今,眞的,太武俠小說化了!但,要武俠小說化,則應該連所鍊成的功夫、所具的功力,也要一起武俠小說化纔對啊!只稱呼,則怎麼好意思?
  本書裏,把張三丰祖師所創始的三十八式太極拳譜,及掤擠按進步推手,也都寫出來了;且後者,寫的是:當年張三丰祖師與王宗岳第一代嫡傳嗣,在對鍊時的實況。而附錄中的張三丰祖師所著「太極拳論」,即爲其原案,而張松溪第三代嫡傳嗣所補部分,則另以「補張三丰著太極拳論」爲題,猶把它收在附錄之中。
        這本書,對眞的愛太極拳、眞的要鍊成太極拳之人,很有用、有益。奉勸有緣於太極拳之人,不要只注重王宗岳第一代嫡傳嗣,於其「十三勢歌」所教誨的「入門引路須口授」此句,其實,緊接此句之後一句「功夫無息法自修」,纔更重要,尤其是其後半句的「法自修」。鍊太極拳而能「自修」之「法」,就是打太極拳套及本書中寫的:「意到氣到勁到」、「意到勁到」與「浮於心中的少執、無執之意」等之「意」;這,除了「自修」而外,誰都幫不上忙,包括其師。
        肇祺,虔誠地祝福:眞的愛太極拳、眞的要鍊成太極拳之人,能早入太極拳之門、登太極拳之堂、入太極拳之室、理太極拳之家。

公元一九九二年
 五月二十六日○時十四分

   蔡肇祺